加入书架

逃妾之再嫁权臣 第92页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亏得李承尘递给他一柄刀,这才叫他灵机一动,借着押运梁王长子灵柩的名头,敲开了梁州城坚固的大门。

  梁王虽因王妃之过,迁怒长子,但李承尘稳重妥当,勤勉踏实,多年来有能名,并无大过,梁王义旗初建,宏图霸业刚刚迈出第一步,却遭遇如此沉重的打击,乍一听闻噩耗,险些晕了过去。

  开城门迎入棺椁的命令,还是他亲自传下去的。

  只是悲痛尚未来得及咬啮这位严父的心,城外杀声震天,神策军的铁蹄冲破第一重防守线,奔上城墙,砍瓜切菜,如入无人之境……

  梁王仓惶领着四个儿子从另一侧城门逃出,连府中的一众内眷都来不及带。护卫的将士死伤无数,到最后一行人只剩下寥寥十几匹人马。

  他的马后腿中了箭,无法再奔逃,最仁孝的第三子与他换了马,却被乱箭射杀。而次子也受了重伤,唯余一个自幼有隐疾的老四……

  多年处心积虑的筹谋毁于一旦,皇图霸业不过黄粱一梦。梁王没有束手就擒,摇尾乞怜,逃至精疲力竭时,吊死在荒郊野岭一棵歪脖子老树上。

  梁王兵败的消息旋即传来,李承尘独木难支,识相地奉上白幡乞降。天子并未立即将他赐死,反而给了机会令他戴罪立功。

  李承尘咬出了梁王从前的同谋,陆甫、左相等诸人赫然在列。朝中上下也因此又掀起了一轮血雨腥风。临州“匪患”之事也终于水落石出。

  李贽为阿梨等人请表封赏。神策军能顺利攻入梁州,当夜在江边三进三出,牵制住李承尘的阿梨自然也有一份功劳。

  当时临州城实则是一座空城,若非阿梨胆大心细,将李承尘和梁军的心思摸得透彻,令其吊足了胃口,又将几名藏匿在军中的奸细骗过去,事情未必能如此顺利。

  只是皇帝并未如李贽所愿,封赏阿梨做一名杂号将军,而是赐了临州乡君的封号,为阿梨与李贽正式赐了婚。

  ——赵国公乃是一品国公,怎堪配蛮荒偏远之地的一个盐户女子呢?即便她有微末的军功,要嫁入赵国公府做正妻也是难于登天。

  李贽这小子,并未直言上书给阿梨求诰命,他那桩没有父母之命的婚事能不能被父母承认都是两个字。若直言抗辩,一意孤行,还极易惹来不敬父母的话柄。

  因此他只别出心裁,请皇帝封一个女子做杂号将军。

  此事前无古人,自然引起了皇帝的兴趣,得知阿梨当日三戏李承尘的壮举,被逗得哈哈大笑。又知李贽对此女用情极深,一时心悦,对这一对眷侣发了善心。

  阿梨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会乘着五马的彩车,由李贽骑着高头大马相伴着,在一片热闹地祝福声中被迎入赵国公府。

  她设想过公公会对自己横眉怒目,婆婆也会百般挑剔,亲戚们皮笑肉不笑地假意奉承着,外头人人都笑话李贽娶了她这样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货色。

  可在李贽的精心筹谋之下,她借着一点“微末”的军功,却取悦了龙颜,获封了乡君,被圣上亲自赐婚给了李贽。

  外头将她传得神乎其神,说她向来有勇有谋,为帮李贽探案,甚至不惜伪装成郡守府的卧底,刺伤了郡守陆甫,揭发了陆甫贪墨谋逆之事,又巾帼不让须眉,巧妙地将计就计,与李贽联手,三戏梁王长子,牵制住梁军,为李贽的战胜赢得了宝贵的时机……

  她下轿之后,取下了遮面的喜扇,李贽望着她笑得眉眼飞扬,倾身在耳边说道:“记不记得你第一回 嫁给我时,脸上的妆面?”

  阿梨抿嘴一笑,当时李贽吓得一怔,洗下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