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野心 np 不经逗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江津向来要面子,虽说场面缓和许多,心中却不免仍觉得难堪。是以未待片刻,便寻了个借口从会议室中抽身。

  傅煜没说什么,好似并不在意,倒是江润觉得有些不妥,起身跟了出去。

  二人走后,傅煜便软了骨头,将长腿一翘,搭在方才江津落座的椅子上,形成一条笔直的黑色廊桥。

  周元瞥过去,见他呼着烟似乎正在沉思,遂百无聊赖地撸起袖子,看了眼表。

  此刻不过十点半,距离饭点尚有半小时,她不由懒散地打起呵欠,半趴于桌面发呆。

  掸了掸烟灰,傅煜忽而开口,“你跟他们熟吗?”

  捋了捋散下的头发,周元思索该如何恰当地回答这个问题,“…以前挺熟吧。”

  “多以前?”

  “五六年前。”

  食指抵着太阳穴轻轻打圈,傅煜转过脸望向她。

  “既然不熟了,现在就把刚才欠的人情还了吧。”

  周元直起背,疑惑道,“怎么还?”

  “去听听他们在聊什么。”

  “我第一次来这儿。”

  似是被周元拧成结的眉心取悦,傅煜嘴角弧度加深。

  “相信自己的能力。”

  “顺水人情也不必这么快兑现吧?”

  “快去吧,一会儿他们聊完了,这人情你还不上了。”

  周元在他赖了吧唧的目光催促下,不情不愿地起身,拖着步子朝外走去。

  推门那刻还听见身后响起不加掩饰的笑声。

  傻逼。

  周元狠狠翻了个白眼,忍住回身骂他的冲动,径直朝走廊深处走去。

  “…万一他不松口,安诚邦那里怎么交代?”

  没走几步,即听见熟悉的名字随江津的嗓音送出,周元蓦地一惊,贴着墙边堪堪站定。

  “我们现在是夹心饼干,安诚邦自己不好找傅煜,就只能支使我们。“

  ”可不是?这一帮乌龟孙子王八蛋,一天天牛逼哄哄的,钱还不都是从我们这儿掏出去的。“

  ”…谁让他们关系硬呢。“

  ”杭州的事等会吃饭的时候再提一提,不然安诚邦那里不好交代…”

  江润默了片刻,说,“嗯,我看周元跟傅煜挺熟的,要不回头让她去说,说不定会卖她个面子…”

  “啪嗒啪嗒…”

  走廊另一头陡然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。

  周元赶忙踮脚小跑回会议室。

  门一打开,傅煜依旧维持着方才的坐姿,见她被鬼撵似的冲进来,眼尾眯了一下。

  ”火烧屁股了?“

  周元大喘一口气,撑着桌面坐下,忍无可忍,“烧你屁股了吧。”

  傅煜挑起一边眉觑她,“这么不经逗?”

  懒得跟他掰扯,周元嗤然,”听不听?“

  “说。”

  “江津想促成杭州那个项目是因为安诚邦在背后施压。”

  周元的目光定在傅煜眉目间,想从其中看出一丝惊讶或旁的情绪反应。

  然而并没有,他云淡风轻如故,“你看,我说要你相信自己的能力吧。”

  周元诧异,“就这样?”

  傅煜学着她的腔调问,“那应该怎么样?很惊讶?” 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