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

抢了那个竹马 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(1/2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  就这么迫不及待么?

  同行回京城的路上,两个男人每一次碰面的结果都是不欢而散。

  但是这一路上,仿若这一次令人的尴尬的场面并不少发生,元瑟瑟身为当事人,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的尴尬,后面心态渐渐转变成看戏,但到了后期,也觉得无奈微生些燥意起来。

  后面每每发生冲突的时候,小姑娘都正襟危坐,笑得温柔包容,仿佛十分认真,给人一种非常重视的感觉,但实则元瑟瑟两眼发飘思维空空,注意力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。

  似乎没一点儿注意两个男人之间的斗争。

  漫长的行路时间过去后,等到达京城的时候,不仅是两个男人已经为水火不容之势,连夹在里面的两个不怎么说话的小姑娘之间,隔阂也不知不觉加重了。

  周沁然原先虽然不怎么喜欢元瑟瑟,甚至对她和余修柏之间的关系还颇有微词,但女人是种神奇的生物,别说只是心里颇有微词,有时候就算是恨毒了对方,也不见得会喜怒溢于言表,甚至还能微笑见礼。皇帝宫里的女人就是最好的例子,宫墙后面的每个女人或因为权力,或因为宠爱,明明全都恨对方恨的咬牙切齿,却还能在皇帝面前做出一副姐妹情深,相聊甚欢的样子。

  这一路的不见刀枪的硝烟,终于还是导致了两个注定不会成为朋友的姑娘关系跌至冰点,看上去也似乎再没有缓和的可能。

  元瑟瑟尽管没有想过要和周沁然做朋友,但这种怅然还是不可避免影响到了她。

  好像越长大,同朋友之间关系的维护也变得越困难,两个人之间似乎只要有了一点点过不去的隔阂,那么再好的关系似乎都再很难以回到过去的状态了。

  元瑟瑟的品性并不可以被称赞一句圣母或者无私,她只是感到有些怅然,只是因为这些手段她已经使在了表哥和周沁然的身上。

  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晴天,晚上的时候,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,橙黄色的,非常明亮,星星点点的眨着,很好看。

  元瑟瑟坐在马车里,掀开车帘子,看着天空,想,就算他们是话本中天定的男女主角,命中注定要在一起。那么如今有了她的介入,表哥心里如今也有了她的位置,他们之间就算再相爱,也绝对不会回到最初的美好,她如今也绝对可以成为他们之间的一根让人如鲠在喉的深刺。

  余修柏时她喜欢了几乎整个少女时光的人,如果她得不到,她也仔细地不让他们有一个完满的结局。

  而她现在一直在做的,就是拔出掉周沁然这根刺。

  但是舅母,就是年轻的时候太单纯了,太相信余澍舅舅了,没有拔掉周沁然母亲那根刺。

  舅舅如今一心想要弥补那个女人,让那个女人的女儿与表哥成亲,但是舅舅越执着这个法子,越想要周沁然嫁给表哥,舅母心里的怨气就越大,时间一长,舅舅逼迫的稍微狠点儿,恐怕就质变成了恨。

  元瑟瑟在将军府呆的时间不算太长,但就连她,都能感受出来舅母有多么喜欢舅舅。

  况且这种事情,一是她知道的比舅母晚,二是她作为一个晚辈,于她就更难以启口。

  自来到余府后,余氏待元瑟瑟,实打实的真心相待,元瑟瑟自觉自己与舅母在某些程度上颇有些同病相怜,同为女人,而且是这样待她真心的长辈,元瑟瑟自不想她余生郁郁寡欢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

  元瑟瑟到了京城后,耐不住余氏的热情,心里又担心她,本想要回去自己家宅子的元瑟瑟又留在将军府中住下来。

  其实余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